事情本身并不复杂,就是德约.马塞尔想利用刚死了儿子的机会,来扮演一个发疯的父亲,然后趁机干掉尼古拉斯,但是德约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就不得而知了。
 
    杨逸很想知道内幕,但是很可惜作为一个保镖他知道的已经太多了,现在要是再追问发生了什么,那岂不是在努力往脸上写找死两个字吗。
 
    现在杰特罗的心态也变了。
 
    原来认为德约因为儿子死了而疯了,但是现在看来他没有发疯,而且还很理智,很冷静,于是对德约很失望甚至有些怨恨的杰特罗不再失望,也不再怨恨德约,因为他虽然是被招来当了诱饵,可德约却不是让他来送死的。
 
    在搞清楚这些后,就知道杰特罗现在重新对德约充满了敬畏,或者说,他又一次恢复了自己的忠诚。
 
    杨逸突然道:“为什么让尼古拉斯一个人来呢?如果让尼古拉斯带着很多护卫来,那他说不定就来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是用遗憾和不解的语气说的,而杰特罗却是淡淡的道:“因为要让尼古拉斯相信德约只是想让他来替儿子报仇,那就必须对尼古拉斯提出近乎苛刻的要求,如果对尼古拉斯说你来吧,想带多少人来都没关系,那尼古拉斯就知道是要对他下手了。”
 
    德约如果想让尼古拉斯主动上门来送死,就得让尼古拉斯一个人来,因为他和尼古拉斯的关系已经成了养虎为患,而且他们都知道这一点。
 
    尼古拉斯不会来的,离开自己经营了许多年的地盘,就算带上再多的护卫,又怎么能是德约的对手。
 
    但德约抛出了一个令尼古拉斯无法拒绝的条件,那就是乌克兰这个军火货源地,对于现在只能出货但没有货源的尼古拉斯来说,得到乌克兰就意味着他羽翼丰满,可以彻底甩开德约了。
 
    而德约为了扮演一个为丧子之痛冲昏了头脑的父亲,又对尼古拉斯充满戒心,但又不得不借助尼古拉斯的力量,于是就得在给出的条件上附加了种种限制,比如让尼古拉斯和杰特罗竞争,赢家才能得到乌克兰的军火市场。
 
    所以,德约才得让尼古拉斯一个人来,因为这样才显得他没有为了报仇之外的意思,如果对尼古拉斯没有任何限制,那就反而显得他另有打算了。
 
    其实这道理杨逸懂,他只是想让杰特罗认为他不懂而已。
 
    “可是尼古拉斯没来啊,就是因为德约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了吧,如果我是尼古拉斯,那我肯定是不敢来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显得有些不服,但杰特罗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。”
 
    是啊,没意义了,人家尼古拉斯确实没来,就算德约设计的再好又有什么意义。
 
    杨逸不想问问题,他就只是想通过抱怨引得杰特罗多说一些,可惜现在杰特罗的心态不一样了。
 
    心态不同的杰特罗嘴又开始严了,没有必要多说的事情他一句都不会说,因为局势不同了嘛,在失去了尼古拉斯这个迫在眉睫的威胁后,他也没有必要把一切都告诉自己的保镖。
 
    察觉到杰特罗的变化让杨逸很是觉得有些可惜,因为他真的很想知道更多的内幕,不过,最大的目的已经达成了。
 
    现在,安东肯定已经知道了德约的住处,杨逸对此非常有信心,自从他看着杰特罗上了安东开着的出租车,他就知道此行最大的收获已经到手。
 
    如果德约知道自己为了清理内部所作出的种种布置,让自己的手下生出了戒心,然后又为了自保从而导致被跟踪着找到了他的位置,想必德约也会不开心的吧。
 
    如果杰特罗不是担心会被尼古拉斯干掉,那杨逸他们还真是没有任何机会,因为杰特罗不是一个大嘴巴,而且还挺忠心的,他虽然找了些保镖,又说了很多事情,但杰特罗可没有背叛德约的意思,从来都没有。
 
    杰特罗只是想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而已,他没有破坏德约制定的规则。
 
    其实往深了想想,杨逸觉得德约未尝没有趁机考验一下杰特罗的意思,如果杰特罗违背了德约的指示,比如借口受伤不肯来,又或者是带着一帮护卫来的,那杰特罗估计就该死了。
 
    对于德约来说,他只需要一个绝对服从的手下,不管这个手下有什么理由,有多么充分的理由,只要违背了他的意志那就可以去死了。
 
    一定是这样,肯定是这样,也必须是这样。
 
    杰特罗承担了部分把尼古拉斯引来的作用,而尼古拉斯又何尝不是替德约做了试金石呢,以尼古拉斯的凶名来测试其他的手下,看他们在重压之下做出了什么选择。
 
    如果往深了想,就觉得德约这一手其实是颇有深意的,或许德约想要利用死了儿子的时机,来完成一次内部的大清洗也说不定,疾风知劲草,板荡识诚臣,越是在这种危难时刻,就越是能看出手下的忠诚度来。
 
    杨逸觉得越想越复杂了。
 
    停止了对德约的猜测,杨逸对着杰特罗低声道:“我们去哪儿呢,如果……那我们是不是已经没事了?”
 
    对自己的处境问一下总是应该的,如果杰特罗只是来晃一圈,现在已经彻底没事了,那他也就没必要雇三叉戟当保镖了。
 
    杰特罗呼了口气,道:“不要着急,我们在尼斯等上两天,现在情况还不明了,我们等一下,等着看看最后的结果。”
 
    杨逸点了点头,道:“那我们就可以随便住个地方了吧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犹豫了一下,他在犹豫是不是该告诉杨逸更多的事情,在思索了片刻后,他终于还是决定有所保留,但该让杨逸知道的事情也该说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很可能还是会去乌克兰的。”
 
    低声说了一句后,杰特罗停顿了一下,然后他慢慢的道:“现在情况还不明朗,但德约报仇的心思并没有淡去,所以乌克兰是一定要有人去的,现在只是看谁会获得更大的权力,目前来看,我还是很有希望的,所以我们再等一等。”
 
 第五百九十五章 用母语说话
 
    安东把车停下,拉上了在停靠站等候的汉斯,然后他把计价器按了下去。
 
    坐上了车的汉斯沉声道:“该把车丢掉了,司机肯定已经醒了,或许警察已经在开始查找这辆出租车。”
 
    安东点了点头,但他随即道:“以法国警察的效率来说,现在还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虽说不必担心,但安东还是在把汉斯送到了一个海边的餐厅门口放下后,把车停在了离餐馆不太远的路边,然后他把车门打开,并将零钱在座椅上撒了一把。
 
    进了小餐馆,安东和汉斯坐在了的对面,然后他用德语道:“你点菜了吗?”
 
    汉斯用俄语道:“还没有,你的母语是什么,俄语吧?”
 
    安东换成了葡萄牙语,道:“我没有母语,或者说我会的都是母语。”
 
    汉斯皱了皱眉头,他脸上有一丝不解,随后他用德语道:“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好了。”
 
    安东举起了手,他打了个响指,用法语大声道:“服务员。”
 
    服务生过来了,安东完成了他的点菜,然后是汉斯。
 
    接下来,安东和汉斯的对话就用成了德语,不动声色间完成了一次小小的较量后,安东胜过了汉斯,于是作为胜利者,安东能用汉斯的母语和汉斯对话了。
 
    点完了菜,汉斯低声道:“有什么收获?”
 
    安东呼了口气,低声道:“确定位置了,在最南端的一个别墅,防备级别非常的高,靠近目标区的路口设置了暗哨,每一个人都会得到排查,如果是要见目标的人在哪儿就得接受第一次排查,然后在通往目标区的内部道路路口也有一个暗哨,我非常确信。”
 
    说完后,安东低声道:“我把杰特罗放下后,有个人上了我的车,毫无疑问,他是负责保护德约的人,他们连一个出租车司机都要观察一下。”
 
    汉斯皱眉道:“防护如此严密吗?那接近就很难了。”
 
    安东低声道:“别墅的方位已经确定了,离别墅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灯塔是制高点,在灯塔上应该可以观察到别墅的具体位置和情况,另外,那个别墅的位置肯定是在海岸边的,从海上也可以进行观察。”
 
    汉斯往餐厅外面看了一眼。
 
    在餐厅外面不远是一个游艇码头,码头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游艇。
 
    点了点头,汉斯沉声道:“吃完饭去租一艘游艇,得在日落前完成。”
 
    安东微笑道:“其实确定了位置,这个情报已经能拿出去卖了。”
 
    汉斯皱了皱眉头,道:“你觉得够了吗?”
 
    安东耸肩道:“如果只是为了赚一笔快钱,知道位置就行了,但我们的老板和目标有仇,他想让目标去死,所以,还是再精确一点比较好。”
 
    汉斯摇头道:“不,作为一个出售情报的组织,我觉得有必要把情报完善一些之后再出售,这跟老板是不是和目标有私人恩怨没关系,这关系到我们的声誉。”
 
    安东耸了耸肩,道:“你说的对,但我只是说可以卖这个情报了,仅此而已。”
 
    汉斯淡然道:“我们的工作需要非常严谨,所以你以后表达尽量明确一些。”
 
    安东撇了撇嘴,道:“跟你聊天真无趣。”
 
    “因为你说的不是有趣的话题。”
 
    呼了口气,上菜了,当一盘烤牡蛎放在两人的面前后,安东拿起了一个牡蛎,道:“我们还是吃东西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