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继续向前开去,直到费拉角的最南端。
 
    在行驶到了一个通往别墅的内部通路时,杰特罗突然道:“就在这儿停车,多少钱。”
 
    “一百六十二欧元,谢谢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拿出了钱包,匆匆数出了一百七十欧元,递给了安东后,沉声道:“不用找了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走上了那条内部道路,而安东则是把表掀起来后,立刻就离开了。
 
    把出租车灯亮起,表示是一辆空车并且还在载客,安东开到了一个出租车等候站时发现那里有人在等,于是他把车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上了车,而且他坐的是副驾驶座,不是后座。
 
    安东并没有什么表示,只是沉声道:“去哪儿?”
 
    “网球俱乐部。”
 
    在法国,乘坐出租车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,打网球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,住在费拉角的人也肯定会自己的车,就算不想自己开车去体育馆,但上车的人没穿着运动装也没有拿球拍包。
 
    安东沉声道:“你说的网球俱乐部在哪里?”
 
    “就附近的那一家。”
 
    “我对这里不熟,所以你只说附近的哪一家我是找不到的,你认识路的对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,先向前走。”
 
    安东按下了表,然后把车开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时坐在副驾驶上的乘客突然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
    很少有乘客问出租车司机的名字,但也还是有的,安东只是一脸平静的道:“皮埃尔,皮埃尔.索瓦。”
 
    “今天过的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还不错。”
 
    安东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,他的乘客问什么就随口答上一句,即不热情,也不会对乘客过于冷漠。
 
    那个乘客絮絮叨叨的和安东说了一堆的话,最后他终于下车了,根本没到什么体育馆。
 
    安东还是按照一个出租车司机该有的表现来做事,直到他开出了费拉角之后,才终于在开车的时候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“你在哪里?”
 
    “现在离你不远,但我没进费拉角。”
 
    安东吁了口气,道:“幸好你没跟,他们的防护非常严密,非常非常严密。”
 
 第五百九十三章 诱饵
 
    厢货的尾门打开了,一股腥味扑面而来。
 
    杨逸跳上了车,车厢里全是一个个摞起来的泡沫箱,泡沫箱里装的是冰块盖着的鱼,搬开最上面的一个泡沫箱后,下面的泡沫箱里是拆成零件状态,然后用塑料袋包好的枪。
 
    将装着冰块的泡沫箱放到了一边,杨逸将装在塑料袋里的零件取出递给了在外面的布莱恩,然后他把泡沫箱拿走,再从下面的泡沫箱里拿出了装在袋子里的子弹。
 
    一共是十七把枪,七把手枪,全都是贝雷塔2,还有五把法玛斯军用步枪,另外就是五把5冲锋枪。
 
    子弹不是很多,9毫米帕拉贝鲁姆弹有大约三千发,5.56毫米步枪弹只有一千五百发,因为只有五十个弹匣,就算每个弹匣都是三十发满弹,最多也只有一千五百发了。
 
    防弹衣倒是不少,有十个四级防护的防弹背心,但是没有头盔,至于夜视仪之类的就更别想了。
 
    把全部的武器清点出来后,杨逸皱眉道:“伙计,这些东西可是不太够啊。”
 
    博雅塔显得很无奈,他低声道:“我们不敢通过以往熟悉的渠道来临时寻找武器,这些枪,还有防弹背心已经是很艰难才搞到的了,如果不是这个特殊时期的话,不管你要什么的都没问题,但现在肯定是不行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点头道:“那么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
 
    博雅塔毫不犹豫的道:“等,但不能在这里等,我们几个人分开,但是要做好随时接应杰特罗的准备。”
 
    现在杨逸他们在费拉角,确切的说是刚刚进入费拉角范围内的一个饭店的后院里。
 
    一大堆的武器肯定不能在英国人散步大道上就装配起来,博雅塔带着杨逸他们来到了这个饭店,但在这里也仅仅是又一个暂时落脚的地点而已。
 
    杨逸沉声道:“大家拿上自己的武器,防弹衣尽量穿在身上,克里斯,你跟博雅塔一辆车,保持联系,如果有什么消息就及时传达给我们,我们分头走但要保持一定的距离。”
 
    一共七个人分成了三组,布莱恩还是和保罗一组,杨逸和凯特还有萧苒一组,克里斯被派去和博雅塔在一起。
 
    杨逸不知道博雅塔的最终目的地是在哪儿,但他觉得既然博雅塔带着他们来到了费拉角,那么杰特罗就在附近的可能性非常大,也就是说,德约.马瑟尔也就在这里。
 
    现在的情况有些微妙,杨逸他们是杰特罗的保镖,可他们却无法跟在杰特罗身边提供保护,而是不得不在一个博雅塔选定的地方等候。
 
    这么等有什么意义呢,说真的其实没太大意义,但是做一些看上去没有意义的事情总比什么都不做的要好,至少对杰特罗来说是这样,知道外面还有人等着保护他,可能也会安心一些吧。
 
    对讲机这种东西还是非常容易找到的,毕竟和枪不一样,但是在跟着博雅塔的车在费拉角的公路上行驶了一段后,博雅塔突然在对讲机里道:“我们就在这里等吧,各自找个位置,就在这里等好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看了看汽车上的导航地图,然后他发现自己在费拉角的中部位置。
 
    费拉角是一个狭长的半岛,而杨逸他们在费拉角中部一个几条道路交汇的地方,这里不是尼斯最受欢迎的景点,但绝对住了整个尼斯最有钱的人。
 
    到处都是别墅,不过别墅大多都集中在了费拉角的南端,就是从杨逸他们停留的位置开始,别墅开始变多了起来,而杨逸他们所在的位置是费拉角上主要商业区,人不少,车也很多,把车停在这里还不会特别受到的关注。
 
    开始等,然后就一直等了下去。
 
    中间杨逸下车上了次厕所,还给凯特和萧苒买了吃的和饮料,博雅塔也是如此,他并没有对杨逸他们的行动作出任何限制,杨逸由此认为这里肯定没什么暴露的危险,要知道博雅塔是杰特罗的助手,而德约是已经说了让杰特罗单独一个人去见他的。
 
    事实上,杰特罗也确实按照德约的吩咐做了,他把自己的随从和保镖扔在很远的地方,无论如何也算是单身赴会了。
 
    当时间来到了晚上九点来钟的时候,博雅塔突然在对讲机里急声道:“老板出来了!”
 
    博雅塔的语气非常激动,杨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,但是随后克里斯会告诉他的,所以,他现在只要知道杰特罗平安无事就好。
 
    博雅塔急匆匆的道:“我们离开这里,马上离开,大家跟我来!”
 
    什么都别说,也不
    克里斯开车,博雅塔坐在副驾驶上,而杨逸陪着杰特罗坐在了后座上。
    等车开起来后,博雅塔才小声道:“我们去哪儿?”
 
    杰特罗长长的出了口气,然后他低声道:“去哪里都不重要,我们在这里不会有危险,因为尼古拉斯根本没来。”
 
    说完后,杰特罗把头靠在了后面的头枕上,极是疲惫的道:“我以为德约因为儿子死了之后有些发疯,但是,事情不是这样的,德约很冷静,他做出一副发疯的姿态只是想干掉尼古拉斯,是的,这是个陷阱,德约想要干掉尼古拉斯,可尼古拉斯根本没来。”
 
    杨逸终于道:“那就是说,德约要和尼古拉斯翻脸了吗?”
 
    杰特罗摇了摇头,道:“不,他们不会翻脸,这件事情很复杂……非常复杂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的心情更加复杂,在有气无力的说完后,他一脸无奈的道:“唯一的问题是,德约把我招来只是想拿我当个诱饵,我好像会是个竞争者,可事实上我只是引尼古拉斯来这里的诱饵。”